盐鱼_soraruru

[乔一帆中心向*生贺(上)]云展帆高挂

你看看她看看她,特别好

棠枳杄芊:

*含私设 ooc有 有乔高
*如果都ok,那么,开始?


                    (一帆风顺
   是夜,乔一帆躺在微草只属于自己的小床上,久久不能入睡。今天,是他来到微草的第一个生日。 乔一帆加入微草青训营已是四月有余,他是夏休期之后加入训练营的。是今年的第一批,再到早晨,就到了微草挑选第一批的替补队员了。
   乔一帆不知为何就想到了那以前院里隔壁的阿姨,见了幼时的他总说:“小乔定是个让家长省心的孩子吧,这么乖啊。”乖巧,却也普通。这就是旁人眼中的乔一帆。
   而乔一帆,自打懂事来便有几分讨厌这普通,毕竟,每个孩子,有谁渴望平凡?
   乔一帆小时也曾像那些所有年轻气盛的男孩子一样干过件事,看些金手指大开的主角光环无敌的小说,畅想有一天...自己也能拯救世界,所以,每个男孩子,幼时总有个军人/警察梦。
    乔一帆迄今为止做出的最有勇气的一件事,是报名微草的青训营。他的母亲对此倒是较为支持,对他说:“想做什么,便大胆的去做吧,年少轻狂,也应是人生一种经历吧。”
    于是,就有了现在。乔一帆望着房顶,任由思绪发散。突然,放在枕边的手机嗡嗡的振了起来。乔一帆不喜欢听铃声,便一直调成振动。倒也不会影响接电话。此时已是子时有半,也不知是谁会给他来电?看向在一片黑寂中唯一的光亮,手机屏上赫然显示着'英杰'的备注,乔一帆也不接电话,直接朗声说“英杰!干嘛!”说话的同时往右看去,就见被电话来源裹成一团的被子在不停的抖啊抖。“你还笑的这么开心啊哈?到底什么事啊喂!”
     这是高英杰,乔一帆目前的室友,乔一帆来到微草后最好的朋友。高英杰也是微草青训营的一员。不过,他是个有足够荣耀天分的魔术师,已被定为替补队员,以后可能会接手王队的王不留行的天才少年。
      刷的一下,被子被高英杰扯开,露出高英杰半张还带着笑意和郑重的脸“一帆帆帆,生日快乐!祝大吉大利一帆-风顺啊!” 乔一帆一下就怔住了,高英杰见乔一帆一动不动,以为吓着了,忙说“一帆,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乔一帆听到了,就顺口说“一帆风顺?”“好啊,我要写下当你的生贺!”说着高英杰跳下床,从桌上笔筒中抽出一枝红色的色笔,抽出张白纸,刷刷刷写下“一帆风顺”这四个大字,拘谨又带着几分圆润的字显得四个字格外美好,乔一帆看着那四个字,不知怎的想到了“鲜衣怒马少年时”,初中时那年轻的语文老师很是喜欢的一句话,老是以此鼓励同学们努力学习。让人很是受用。心里想着但也很是感动,“谢谢你,英杰!这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你是最早给我生日祝福的人,谢谢!” 言罢,两人合力把高英杰写的生日礼物贴在属于乔一帆的半边的墙上,为早上的测试也速速睡下。
     早晨的测试乔一帆做的很好,也不知是昨晚的祝福和许愿所致,还是其它。但成为替补队员应已经是个定数。乔一帆很激动,幼时所读的主角向书里的主人公总会有个引路人,乔一帆一直记得那引路人语重心长地说“你们每个人,都得找对自己所走的路,知道自己所将到达的终点,明白自己所追的道啊!”乔一帆小时读了并不理解,现在确是明白了七八分。心中一动,我现在所走之路,是我的正道吗?
            ( 这么近,那么远
     乔一帆顺利成为了微草的替补队员,只要他在队中能有出色发挥,就能出场!那一刻,乔一帆觉得他离梦想好像那么近,那么近。好像只要伸出手,就能够轻轻触到它。
      然而,事实却好像偏偏让他失望一般。一天,没关系;一周,没事的;两周,一个月,三个月,四个月。 四个月过去了,整整四个月。乔一帆有些气馁,不,甚至有些颓了。他有些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真的有能力,有天赋去...去参加比赛吗?乔一帆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自我否定的念头,而这念头越来越重,终于,快到顶点了。他也搞不清自己所想。他常想,四个月,才四个月,为什么,自己好像快要放弃了呢。四个月,他也拼尽全力去完成好每一天每一次每一项的练习,勤勤恳恳,怎的却反而觉得,这梦想,这么近,又好像那么远呢。乔一帆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团混乱,这路,还能继续走下去吗。我,真的是来打职业的吗?

[そらまふ]千根针

大概不太长_(:з」∠)_BE预定BE预定!
そらる病娇有☆OOC大写加粗
请用评论砸死我(´;w;`)
祝自己生快——!这个就当生日文啦( ^ω^)

[そらるさん,我们做个约定吧。]
大街旁的一棵树下,一片小小的树荫将两个人罩在里面。白发的少年靠着那棵尚未长成的树,眼神似乎透过了眼前的蓝发少年,望向远远的地方。
[什么?]そらる反倒是很专注的样子。目光牢牢地被白发少年的眼眸牵引。
[关于...我们不要再互相喜欢的事。]说完这句话,他看向そらる。左手小指伸出,悬在半空。
[什么..?]简单的音节从そらる嘴里艰难地蹦出,眼中满是不可置信。[まふまふ.....你.....]
看到他这副模样,まふまふ嗤笑出声。[想不到啊,身为前辈的そらるさん竟然连这点小事都答应不下来。]
另一只冰凉的手指勾了上来。まふまふ注视着そらる颤抖的双肩,以及那只同样颤抖着的手。没有交流,而是自顾自地唱了起来。
[.....嘘ついたら、針千本飲みます、指切った。]平平淡淡地唱完了小孩子气的歌谣,まふまふ笑着将手背到身后。似乎不再愿意多与そらる接触一秒。
[可是,まふまふ。]そらる跌跌撞撞地往前两步,まふまふ却往左边迈开一步。そら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他仰起头,瞳孔映出まふまふ的脸庞。嘴微微张着,还想从喉咙里挤出什么似的。[为什么]三字最终也只成为了唇部的动作。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当我玩腻了吧。]
将这句话甩给跪坐在地的そらる,まふまふ离开了那片树荫。
互相看不见面容的两人,转过的脸上却都闪过了痛苦。
そらる没有站起来。他低着头,看着脚尖前方爬过的甲虫。小家伙此时正奋力地往前挪动着,生怕耽搁一秒就会发生什么的样子让そらる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挪动右脚,将心中的情绪变成力量,发泄在了那可怜的家伙身上。
吱——
小小的甲虫变成了脚下面目全非的尸体。汁液渗入松软的泥土里,消失得再无踪迹。
甲虫有那么坚硬的壳也会被踩碎,真可笑。
そらる笑得有些疯狂。

第二日清晨,そらる顶着不太好看的黑眼圈推开了家门。
昨天他一日未归,在まふまふ所在的住宅区游荡了整整一夜。まふまふ家的门不知被敲了多少次,也没有一点要开的意思。
昨天的事历历在目。在そらる看来就像过于真实的一场梦。
他一直认为自己不过是一味的单相思,认为“恋人”和“互相喜欢”不过是自己的臆想。可是在一个同样的下午,同样的树下,まふまふ对他说出了[喜欢]。
当初的约定,也是两根小指勾在一起,同样的歌谣从两人嘴里唱出。
[指きりげんまん 指きりげんまん 嘘ついたら 针千本饮ます 指切った!]
同样的歌谣,如今少了一个歌唱的少年。
そらる不自觉地重复着最后两句话。
母亲曾经严肃地说“不能撒谎,这些都是真的”。而在数年后又笑眯眯地说“那个啊,只是唬小孩子的喔”。
我像个孩子一样被唬了一把呢。
一抹笑意出现在そらる的嘴角。他转过身,拿起桌上放着的玻璃水杯,像端着什么宝贝似的走向自己的房间。那双如深海般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まふまふ 我违背了约定]
[我喜欢你 我还是喜欢你 特别喜欢你]
[所以对不起 我会做到一切]
三条信息发送到了まふまふ的手机上。そらる拿起床头柜上的小盒。冰冷的光点忽地移动,一根细长的钢针已经静静地躺在了そらる的手心。
这个东西,如果就那样对着まふまふ漂亮的红色眼睛,扎下去——
回过神来,钢针已经用扎下去的姿势捏在手里。仿佛真有着什么东西等着针尖的降临。
不对,再来一次。
将尖端对着自己微微张开的嘴。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就连喉咙也开始进行着吞咽的动作。叫嚣着对即将吞下物体的不满。
保持着这个动作足足一分钟,そらる终于有些无法忍耐了。逝去的六十秒中,そらる想了太多人去想的东西。
单方面的爱恋。只是主角永远是那个白发少年。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他一副开心的表情,将那根银色的金属吞了下去。
TBC.

[そらまふ]慢走

甜向_(:з」∠)_短_(:з」∠)_ooc严重_(:з」∠)_
请用评论砸死我(´;w;`)

放学后的闲暇时光一分一秒的过去。和まふまふ撞了同款垃圾袋的少年正认真地向他推荐着手里传单上的小店。
店名很简单,叫做[青空]。是一家可以被称作梦中的花茶小店。好看的手写文字静静陈述着这家店的“自我介绍”。
まふまふ很喜欢花茶,所以在看到单子上花朵浸泡在茶壶里的样子时便一把拿过传单。随意向少年道了谢后匆匆向地图上用花朵图案标出来的地方赶去。
[青空]坐落于一条静谧的小巷。明明离学校不远,却和学校门口花里胡哨的小店完全不同。从大大的落地窗外能看见屋里的装潢,暖黄色的灯光照亮的是欧式的摆件。从墙里的壁炉到靠着柜台的老式摆钟,无不透露着店主的用心。まふまふ回过神来时,太阳已经开始往地平线下躲了。
まふまふ推开店门。屋里的气氛比在屋外想象的还要好很多。只是最后一个除他之外的客人已经拎着包走到了门口。
正当まふまふ纳闷为什么店里没有人接客时,柜台后传来了一声懒洋洋的[慢走]。客人好像没有听见似的,匆匆离开了。
[那个...]まふまふ走到柜台边上才看见趴在放电脑的台子上,正打着盹儿的蓝发少年。
[你自己看..好了。]少年并没有因为客人的到来而打起精神,只是随意地指了指放在台子上的菜单。
[一壶玫瑰花茶。]まふまふ走到靠窗的桌边坐下,动作不自觉地放轻了几分。
[你的茶..嗯。]低着头神游的まふまふ被那个懒洋洋的声音拉回现实。まふまふ使劲仰起头,才看见那个人的真容。一头深蓝色的短卷发,微长的刘海遮住本就含着睡意的蓝色眸子。肤色比正常人略白一些,身上的米色针织衫也只是被随意披着。
[......好香啊。]まふまふ将茶壶里的香气倒入小巧的茶杯里,香气瞬间钻进了他的鼻腔。
[玫瑰花啊,可香了。]懒懒的语调里多了几分得意,蓝发少年坐到了まふまふ对面。
[那个...这家店是你在经营吗?]まふまふ啜了一口茶,问道。
[嗯。]
[那真是...厉害啊。]
[嗯。]
[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嗯?]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的まふまふ忙捂住嘴。
[啊,不要紧张..。我叫そらる。]
[まふまふ..]

[那..我告辞啦。]まふまふ拿起书包向还在座位上犯困的そらる告别。[我会常来的。]
[..慢走。]
说这句话时的そらる认真了许多,不是まふまふ的错觉。
从那天开始,まふまふ喜欢上了这家店,喜欢上了店主的[慢走]。

之后的每一天,まふまふ都会出现在那家店里,点一壶玫瑰花茶。在说了[回见]之后伴着一声柔柔的[慢走]离开。まふまふ也总是很配合,故意放慢脚步,直到离开そらる的视野。
——
まふまふ这几天突然变了。
他低着头,急匆匆跑进来。花茶有时只是喝了几口,或是一饮而尽。连そらる的[慢走]还未完全散在风中便跑掉了。
他也许只是学业压力太大了吧。
そらる使劲安慰自己。
まふまふ依然每天都会来,但都只是不到十分钟的停留后就离开。そらる从一开始的欲言又止,到后来又恢复的最初的颓废模样——整天趴在柜台后打盹。まふまふ来了,只是把甜度刚刚好的花茶摆在柜台上,不理不睬。
直到那么一天,まふまふ没有踏进[青空]的大门。
そらる虽然是在打盹,可是眼睛时不时也会看向大门。就算看见急匆匆的まふまふ也只是松口气。今天,没有光临的まふまふ让そらる整个下午都是怏怏不乐的样子。

透过大大的玻璃窗,そらる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白色的短发很是显眼。
只是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刺眼的影子。

そらる伏下身子趴在柜台后,手指一直抠着木头翘起的部分。眼眶微微发红,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
まふまふ没有来..。
他的身边有一个女孩子..。
这样的文字在そらる脑中盘旋。直到它们酿成一股强烈的怨气。
[まふまふ不喜欢我了。]
擅自下了定论的そらる抬起头,盯着那几个还在谈笑着的客人。直到他们被他盯到有些不自在,悄悄离去。店里突然又变得空空荡荡。そらる眼眶更红了,恍惚着,好像看见面前的桌上放了一壶玫瑰花茶,桌边坐着那个白发少年。
不存在的吧。
使劲关上了大门,そらる带着一股浓浓的怨气回过头,准备往家走。
却一头撞进了まふまふ的怀抱。
[我说啊,そらるさん。]
     [慢走♪]
——————下面可以当花絮看了
那之后,まふまふ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只是そらる变了。常是怨怨地盯着まふまふ,往壶里丢进一大把苦丁茶。まふまふ只是傻愣愣地看着そらる的动作,不知道那壶里的究竟是何物。
[噗——啊好苦啊!!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接过茶杯尝了一口,却直接被苦味带来的刺激击败。
[这是报复。]そらる又狠狠地瞪了まふまふ一眼。
[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少来了一天!!最后也来了不是吗!]
そらる眼圈又红了。
[诶?诶そらるさん别哭啊]まふまふ慌了。[女孩子...只是同学而已啦!!]
[那我也生气了..。]
[诶そらるさん?!!别别别给我喝那个玩意儿啊啊啊啊!!!]

[そらまふ]小白兔与大灰狼p3

段子向_(:з」∠)_甜向…(´ºωº`)
有点潦草抱歉_(:з」∠)_
请用评论砸死我(´;w;`)

p7
大灰狼そらる学会了一个小女朋友才会做的事儿。
那就是索吻。
当然,在旁人看来就像大叔诱拐小萝莉一样。
[まふまふ?]习惯性地摸向自己的肚子,白色的毛团依然安放在那里。
[嗯..?啊......?]闷闷的声音透过一大团白色绒毛传出,带着不可忽视的慵懒。
[我说啊,你是不是要交租金了——]
小白兔まふまふchua的一下跳了起来。
[租金?!难道要用兔子肉来支付吗?!]
そらる一只手就将瑟瑟发抖的小白兔拎了起来。
[一·天·一·个·亲·亲·喔♪]
まふまふ悄悄地凑到そらる脸边。
[啾]
[嗯嗯,今天まふまふ可以住在我身边]

p8
每天都有了“租金”的大灰狼そらる就像磕了猫薄荷的猫儿一样,精神倍儿棒。
[まふまふ!去摘浆果怎么样!]
小白兔まふまふ望着有十个自己高的浆果树发着呆。大大的尾巴在背后动弹着。
[..............]
似乎很自然地,まふまふ转过身,扑向そらる怀里。[那个....你....大灰狼哥哥....]
我...想被举高高QAQ。
まふまふ将这句话憋回了肚子里。但还没来得及打个嗝就发现自己离地面的距离增加了不少。低头一看,两只毛茸茸的狼耳朵。
[这是魔法哦,まふまふ的飞翔魔法。]
明明脸通红的まふまふ依然嘴硬。
[嗯嗯,说得对,我的魔法师]

p9
但まふまふ的“飞翔魔法”并不是很熟练。
[那个,そらるさん,请往右边飞一点]
そらる就乖乖地往右边挪一挪。
[そらるさん,我们要降落了]
そらる很听话地将まふまふ放到地面上。
[今天的租金呢?]
[啾♪]

初一狗日常乱涂( ^ω^)

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空見:

※そらまふ交往中前提


※心疼Neru爸爸








對於164的搞音樂沒有童貞除了Neru這個論點,Neru無話可說。




Neru憤怒,Neru心寒,Neru決定向廣大童貞同志們尋求溫暖。




於是某次商討會的二次會,眾人已經喝到有些微醺時,Neru義憤填膺的向まふまふ大吐苦水。




「嗝、所以說搞音樂的童貞還是大有人在吧?」Neru一口氣灌下手中的啤酒。




「對呀。」まふまふ的眼神有些飄忽,或許是因為喝醉了。




「まふまふ也是童貞吧?沒錯吧?所以我不是一個人!」Neru幾乎要流出感動的淚水。




「對呀。」まふまふ點點頭,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在聽。




坐在まふまふ旁邊全程圍觀童貞同志們相互激勵的そらる吃吃笑了一聲,湊到まふまふ耳邊小聲地——或者說是他認為很小聲地——說:「明明都已經喪失處女——」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脹紅了臉,瞪著對自己言語騷擾的戀人。




「……」聽得一清二楚、此刻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條單身狗的Neru決定趴在桌上裝醉,拒絕這碗狗糧。








隨文附上表情包,心疼Neru爸爸




[そらまふ]刀柄

咱共段er @澪树 的脑洞!
应该是甜的!
srr受伤有 mf抑郁症有
ooc见谅…(´ºωº`)
请用评论砸死我…(´ºωº`)

まふまふ变得越来越阴沉是从哪一天开始的?
低着头走向厨房的そらる反反复复地将这个问题在脑中过滤了一遍又一遍。
其实他早就知道答案,只是一直在不自觉地隐藏,隐藏,想把那个血淋淋的事实藏匿进心的最深处。
从一开始嘻嘻哈哈掩盖着哭腔,使劲熬夜来骗过哭红的双眼,到后来在炎炎夏日都穿着厚厚的长袖来掩盖自己胳膊上深红色的伤口,又或是故意摔破杯子,装作不小心地用手腕内侧娇嫩的皮肤去蹭上尖锐的碎片——
这一切都被作为恋人身份的そらる识破,并且及时地阻止了。
从まふまふ第二次试图自杀也被そらる挡下后,两人的关系也慢慢地冷了下来。每天只有不停歇的争执。
[そらるさん...只知道拦着我!你到底懂什么?你知道什么是痛吗?!你也不过..也不过是个可笑的大人罢了!!]
说完这句话,不争气的眼泪就夺眶而出。
大人。
そらる很清楚地知道まふまふ对“大人”这个词有着怎样的定义。不管平时再怎样生气,这个词也从来没有从他的嘴里蹦出过一次。
[我再也不会让你拦着了!!你们...都不理解我,都只知道我是个把生命当作儿戏一样的废物!]まふまふ死死攥着拳头,死死咬住下唇。苍白的唇上多了一丝血色。
[....]知道再怎么劝也只是白费口舌,そらる干脆推开了颤抖着的まふまふ。
[呵,不拦你。我去拿刀。]
家里所有的刀具都被そらる收进了一个まふまふ不知道的地方。此时它们已经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拿来了,你要怎样做?]そらる嘴角微微上扬了几分,将那只拿着水果刀的手送到まふまふ面前。那一截没有被攥在手心里的,只是一段刀柄。冰冷而又尖锐的金属捏在手心让そらる微微有些恐惧,但眼前颤抖着的恋人似乎更让他心疼。
[想自杀多简单啊,把它抽出来。]冷静地说出这句话,そらる的内心早已有了打算。如果まふまふ真的下手拔出刀自杀,そらる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拦住他。
[....]まふまふ将头垂得很低。一颗一颗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淌下。水滴撞击木地板的声音像是打着节拍。
そらる的手腕忽然一沉,まふまふ将手放在了刀柄上。
[啊——真是残忍呢まふまふ。]そらる轻笑一声,又往前挪了一步。まふまふ颤抖了着,慢慢地将手往自己的方向拉动。
[嘶——痛!]被锐利物划开皮肤的痛处传来,血液从手心慢慢渗出。そらる感觉伤口处慢慢变冷,只有温暖的血在慢慢往下流。
[そらるさん!!!]见到这一幕的まふまふ猛地抬起头,不顾眩晕感的阻挡冲上去拼命想要掰开そらる的手。发现这一切只是徒劳后抬起朦胧的泪眼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そらる。[为什么..为什么....松开啊!!]
[只有まふまふ答应我不再做这种事我才松开。]そらる像是小孩子赌气一般撅起嘴,将头偏向一边,不去看まふまふ。
[我....我答应你!!]使劲摇晃着そらる的手,まふまふ几乎是嘶喊一般地说出了这句话。
[嗯,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让你一步咯。]そらる看着惊慌失措摆弄着自己的手的まふまふ,[以后给我好好活着,好好治病。]
[そらるさん....对不起..对不起........]まふまふ将脑袋埋在そらる的怀抱里,低低的啜泣声不断地传出。
[呐,我说啊]
[..嗯?そらるさん?]
[我还是你可笑的大人吗?]

对了其实最近没有写东西纯属是因为脑洞衰竭..而且也比较懒_(:з」∠)_

只是一张摸鱼(((

[そらまふ]小白兔和大灰狼P2

想不到吧真的有续集!
依然甜!
请用评论砸死我_(:з」∠)_

part.4
大灰狼そらる保持着“我吃素”的理念已经三天了。
而小白兔まふまふ则教会了他怎么正确地吃蘑菇。
[大灰狼哥哥,你知道吗,蘑菇的吃法有上千种呢!]
[喔?]起初还很感兴趣的そらる使用了上扬的尾音。
[烤蘑菇,炸蘑菇,蘑菇汤,蘑菇酱,蘑菇饼...]
......红烧蘑菇小白兔。
昏昏欲睡的大灰狼そらる暗自在心里补了一句。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滔滔不绝的白色小毛团,怎么都不会有吃掉它的想法。
そらる翘起嘴角,歪着头靠在树上。

part.5
[大灰狼哥哥,教教我写字吧!]
第二天清晨,小白兔まふまふ便叫醒了倒在树边的大灰狼そらる。
[啊...啊..?]そらる微微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精神的小家伙有些不知所措。
[大灰狼哥哥,我想学狼的文字!]
心生一念,そらる立刻扯着标准微笑答应下来。

part.6
そらる把浆果浅红色的汁液挤在了羽毛笔上。手下大大的[喜欢]二字似乎还带着点甜味。
[大灰狼哥哥,这是什么意思?]
不可察觉地,そらる脸红了。
[这个是,胡萝卜。]
说了违心话。
又捏碎了一个浆果,そらる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个呢?]
[.....大白菜。]
还是没有说出实话的そらる努力憋着笑。
[那么,まふまふ,两个词连起来叫做什么?]
白色团子使劲晃了晃脑袋,大大的兔耳朵也跟着晃了两下。
[胡萝卜,大白菜。]
喜欢,そらる。
啊,一本满足。
[大灰狼哥哥,你的鼻子底下又红了]

[そらまふ]猫与归宿

甜向_(:з」∠)_段子向_(:з」∠)_
请用评论砸死我_(:з」∠)_

[猫的归宿是什么呢?]不知是谁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大概就是一个铺了厚被子的纸箱吧。]
そらる笑着回答。
——
そらる认识猫咪まふまふ是不久之前的事。那天的广告牌上用夸张的艺术体写着[救助流浪猫]的消息,而这个消息又被爱猫学会的资深VIPそらる看见了。
而且まふまふ当时也正蹲在牌子底下打着哈欠 。
于是当天回了家之后,そらる翻出了十几个大小不同的纸箱,又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挑出一个最大的。
晚上,差点决定把自己的被子铺到箱子里的そらる抱着它出了门。
——
猫咪まふまふ看见了そらる和那个具有诱惑力的箱子。
哎妈呀,这不是那天那个见到我眼睛里都冒出粉红色史莱姆的家伙吗。
犹豫再三,它没有靠近那个纸箱。
——
[一定是没有食物它才不会来]
这样想着的资深会员そらる去超市买了两大包最贵的猫粮。
まふまふ眯着眼躲在角落里。
它依然没有靠近。
——
そらる添置了老鼠玩具。
そらる添置了猫砂盆。
そらる添置了猫抓板。
そらる添置了猫爬架。
そらる似乎忘了这些东西都在室外摆着。
而まふまふ依然坐在远远的地方。
但眼睛里只映出了一个人。
[这些东西相比这个人类,似乎很没意思呢。]
——
精疲力尽的そらる实在想不出什么法子了。
最后一天。再不过来我就退会。
看着门口如同宠物乐园一样,そらる干脆自己坐到了纸箱里。
[啊——猫咪]
这一切被まふまふ纳入眼中。
[我最喜欢的家伙总算也摆出来了呢。]
——
[猫的归宿是什么呢?]
[大概就是一个爱着它的主人吧。]
そらる摸着猫回答。